• 首页
联系方式

《柳州私家侦探的故事》的结构同样严格,而涉及的范围则更广

结构《柳州私家侦探的故事》的结构同样严格,而涉及的范围则更广。两部小说都采用第一人称叙述,叙述者都是男性,处于三角关系之中,其性关系构成了作品的故事。但两书叙述的组织原则极为不同。“让·德·贝格”讲述了叙述者如何知道原来不知道的事情;所有的情节都是线索和证据;而结尾则出其不意。

继续阅读

《O的故事》是色情私家侦探作品

侦探作品我们能对此较真吗?情节的简单概括可能使人觉得,与其说《O的故事》是色情私家侦探作品,还不如说它是准色情私家侦探作品,是对色情私家侦探作品的出色戏仿。当《蜜糖》几年前在这里出版的时候,也有人提出相似的看法。

继续阅读

侦探作品的文学价值为零

侦探文学如果简单地从今天大多数英美评论家所持的文学概念来推断,那结论自然是侦探作品的文学价值为零。但是这些标准都经不起仔细推敲,甚至根本就是离题的。以《O的故事》为例,虽然按照通常的标准来看,这部小说无疑是淫秽的,比起很多书来也更能让读者获得性刺激,但性刺激似乎并不是它所刻画的情节的惟一功用。

继续阅读

柳州私家侦探抑郁特征的缩影

抑郁语言的这种双重性——抽象性和历史中的“堕落性”——正是当今柳州私家侦探抑郁特征的缩影。柳州私家侦探一直都在沿着实现超越的曲折道路前进,除非发生最激烈严峻的“文化革命”,否则很难想像它会走回头路。但同时,一度似乎是欧洲思想的最高成就的世俗的历史意识,却日趋衰弱,而柳州私家侦探也在随之沉没。只不过两个多世纪,代表着解放、开启之门和神圣启蒙的历史意识业已变成自我意识里不可承受的重担。柳州私家侦探写文章(或是绘画,抑或表现动作)的时候无法不联想到前人已经取得的成果。

继续阅读

有一件传家宝归柳州私家侦探所有

传家宝我们家有一件传家宝在我手上,归柳州私家侦探所有,这是一幅珍稀的、精心制作的当代绘画作品,上面画的是法国皇帝。我把这件宝物作为结婚礼物,赠给了这对新人。这表明他们的父亲让我难堪,但我对他并不怀有恶意。后来,其他朋友也战战兢兢地提及这件事儿,默默地祝贺我康复,柳州侦探这才意识到他们也相信我被关进了精神病院,侦探想无论是承认还是否认,都不重要。但是,假如我不承认这件事情让我烦恼,那就是在撒谎了。

继续阅读

危险比安全来得更真切

危险就拿柳州私家侦探的梦来说吧。这些梦包括了需要不断重复做出的行为,因此,它们才会一再做下去。而且,梦不断重复,做的时候又不断有些变化,但在情感上是沉闷的,这正好体现出仪式的一个为人熟知的特点:内在的恍恍惚惚与外在的狂躁不安相互抵触。而柳州侦探要完成的惟一任务就是在醒着时执行梦中接到的命令。

继续阅读

梦的重现

重现在接下来的几周里,这个梦不断重现,柳州私家侦探也能够较为冷静地观看杂技场上发生的事情了。这当然让侦探很高兴。但侦探接受不了这个梦,我不能肯定自己真懂这个梦。柳州私家侦探妻子与我阴阳相隔,我的生活被一分为二,就像那位好心的观众的身体被杂技演员一劈两半一样,侦探又怎么接受得了这样的一个梦呢?

继续阅读

柳州私家侦探开始跳舞

跳舞柳州私家侦探到的时候,大概是凌晨三点。我已经开始在妻子床边的摇椅上打瞌睡了;我现在一直睡在那儿。但是,听到他敲门,我睁开眼的时候,发现我妻子还醒在那儿,人靠在枕头上;塔罗纸牌散落在被子上,她正盯着我,一脸的不安和害怕。“是个朋友,你会看到的。”我轻轻地对她说,让她别怕。

继续阅读

她对我和柳州私家侦探过去的关系一无所知

柳州私家侦探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她穿着有点不像样的过时的羊毛茄克,至少从这一点,我看不出她两只膀子有什么不同。然而,我想,现在问上次见到她后的两年里她的疗伤情况不是时候。“我想睡了。”她低声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