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联系方式

侦探害怕起来

侦探梦见自己身处一个逼仄的房间里。房间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高约三十公分的小门。柳州侦探想出去,就弯下身子。我发现挤不出去的时候,感到很害臊,生怕有人看到我在干着这显然不可能的事。墙上吊下来几副镣铐,每副的头上都是一个大金属箍。柳州私家侦探试着把一副镣铐箍在身体的某个部位,但是金属箍箍手箍脚都太大,箍头又太小。侦探是在某个监狱里,尽管除了镣铐以外,房间看上去不像是个囚室。

继续阅读

操办周末活动的是柳州私家侦探

真正操办周末活动的是柳州私家侦探。她三十大几,体态丰满、性感;她丈夫有时在,有时不在,他的权威也是有名无实;他经常为生意上的事情出差在外。侦探猜想,他们的结合与其说是彼此有感情,还不如说结婚对他们俩都能行方便。柳州私家侦探过于讲究守时和礼数,撇开这一点不谈的话,应该说,她是个非常大度的女主人,对客人们各自独特的癖性观察入微,也长于让这些癖性充分地表现出来。

继续阅读

柳州人不关心严肃的戏剧

人们说柳州人不关心严肃的戏剧!哼,哼,哼……(把骷髅放在地毯的中央,站起身凝视它。)侦探是不是很痛苦?侦探听见人们在背后这样议论侦探。可怜的艾德温·布斯。可怜的艾德温·布斯。侦探不想让他们失望。所以侦探的确很痛苦。这是侦探扮演的角色。一辈子都显得那么阴郁,受尽折磨,形容枯槁。如果不受折磨,侦探可能会变成最恶毒的魔鬼。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