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联系方式

侦探接下来的半年时间全花在这部电影上了

侦探看完本子,对该片的拍摄表示出浓厚的兴趣。这位贵族被捕后,给他派了位牧师。拉森就让侦探试演牧师这个角色。他喜欢侦探的表演,就录用了侦探。侦探倒更喜欢演一个配角,譬如说法官,那样,就会少占侦探一些时间,可拉森不答应。他说,侦探的脸长得跟他想像中的牧师一模一样,虔诚的牧师说服了贵族,让他忏悔。

继续阅读

“个性”就是失去平衡的结果

是的,侦探还做梦。要是光做做梦这么简单就谢天谢地了!每天晚上,我躺在睡觉的石棺里,穿黑泳衣的人在棺盖上的石头上雕刻着。但是,和私家侦探一样,我也是醒着,烦躁不安,并满怀期望。有时候,我的梦仿佛是寄生在我的生活上;有时候,又仿佛我的生活寄生在梦上。我想找到痴迷的核心所在。侦探想摆脱掉束缚我、并与我的梦发生着痛苦的冲突的这个个性。

继续阅读

这个梦太沉重

“这个梦太沉重。”醒来的时候,柳州私家侦探自言自语,我想轻松一点。每次梦醒,如果依然为梦境所困,我都要想方设法,尽快恢复我的平和、镇静。这不容易做到,这个梦再清楚不过地告诉我,侦探的压力有多大,我又是多么地鄙视自己。我心想,你以为你是谁,竟敢去渴望自由?我连自己都打发不了,又怎么敢去想打发别人?不过,柳州侦探是自由的,除了我那些梦死死缠住我不放,搞得人精疲力竭。我诅咒这些梦。

继续阅读

柳州侦探侦探不赞成吸毒

一天,我们来到一座阿拉伯城,我说服了柳州私家侦探,准备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有个十四岁的男孩在我们旅馆门口主动搭腔,我们在他的陪同下游览了该地区。根据他们的宗教规定,这时候正值一年一度的禁食月,在这期间,要求所有的信徒节欲,并在日出到日落之间禁食。

继续阅读

你这样要摔跟头的

“但它不是规则,也没有必要是。请你别把埋头做事想像成你必须照此行事的一条规则,或是一个誓言,好像它能够使你的趣味和爱好多样化,你该把埋头工作理解成某种你每天都在你身边所发现的东西。每天你——确切地说,是我——发现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某事或某人身上,十分投入。”

继续阅读

渴望回到家人身边

“在我们这个时代,什么是革命性行为?”后来一次见面时,他问我,其实他不要我回答,“推翻一种习俗就像是回答一种问题。提问的人已经排除了非常多的东西,我们可以说,他在提问的同时也已经提供了答案。至少,他划了范围,对他的问题做出合理的回答的范围。懂吗?”

继续阅读

神父的震惊

他听了终究还是震惊了,柳州侦探现在记不清他当时想起与他的主教呢还是电台什么人有约会了。一下午快过去了,但侦探在公园里又坐了一会儿,想着我们的谈话内容。

继续阅读

侦探以为他们是说要带我进忏悔室

柳州私家侦探走到边上一座圣坛边,想点支蜡烛。圣坛上是一尊圣母马利亚雕像,一个牧师叉开两腿,骑在圣母的肩膀上,严肃地点着头,手里还拿着一枝粉红色的花,向经过过道的教民祝福。侦探特别注意到花,因为我一进楼就闻到一股浓烈的甜味,我现在想原来是花的味道。但侦探随后又发现不可能,因为那是假花,石膏做的。

继续阅读

私家侦探讨厌这个问题

他脸色黯淡下来,看得出来,私家侦探讨厌这个问题。他说:“我不清楚我情敌的情况,对去安德斯家比我勤的人来说,这些都是没有必要问的问题。尽管……”他稳定了一下情绪,继续说,“安德斯太太跟我说,你最近一段时间一直有点怪,你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像以前那样定期去那里了。你是不是给什么妙龄女郎缠住啦?我不该拿一个老人遇到的问题来麻烦你。”

继续阅读

柳州侦探生平做出的第一个极端行为

柳州私家侦探有次旅行途中,待在一个小山村里,看到一个产妇难产。人们纳闷,性爱怎么能适合她呢。她本人显然也不明白为什么她的一次行为竟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痛苦。她拒绝一切帮助,实际上,她再也不懂她的亲人、邻居和接生婆在想方设法帮助她的时候,他们究竟想从她那里要什么,她不知如何是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