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联系方式

听从侦探的命令

我无法描述自己当时感到的莫大欣慰。我所有的聪明建议似乎都是多余的、不搭界的了。我想着如何答谢身穿黑泳衣的柳州私家侦探的好意。“我愿意把我所有的钱款、所有的家当都给你,”我说,“务必告诉我该怎么做。我全听你的。我愿意做你的奴隶。”

继续阅读

看得侦探第一次这么火烧火燎

“现在,”她边说边坐上了从天花板吊下来的秋千。她开始荡起来,“我要告诉你,我恨你,你毁了我的生活,就像一个顽皮的小孩把钟砸在地板上一样,我修不了了。”听了她这些话,柳州私家侦探又能说什么呢?我沉默了一会儿,一颗心悬在那儿。

继续阅读

侦探一直需要保护人

“我一直需要保护人,”柳州私家侦探继续说道,她根本不管我的提醒,也不管她的新朋友是不是听到,“至少在某人不保护我的时候。”我听出她是在含蓄地指责我,她指责得完全对,我低下了头。“男人的背信弃义、青春的转瞬即逝,我都一并体验过了,我的这种体验方式无可比拟,又富于教益,我在跟她讲述,让她也受受益。”她最后说。

继续阅读

一座隐居与康复之宫

就是在这样的一次散步中,我想打破沉默,因为这越来越把我朝柳州私家侦探那边束缚过去,我想说点什么来界定一下我们俩的关系。侦探的宽恕、侦探期待的心情,正在使我室息。

“你知道,我父亲去世了。”我开口说道。

“知道。”

继续阅读

报纸遮挡的脸

出轨的老婆第一次离开侦探的生活的时候,我感到如释重负。现在我的生活中只有一片空白,没有了我的善解人意的婚姻调查侦探,空白越发大了。我想,如果这是一场梦,我会召回出轨的老婆的。我会跟她解释杀她的原因。我甚至会请求她允许我杀她。是不是神经不正常?也许吧。

继续阅读

侦探在少年的眼睛里读到了什么

侦探在少年的眼睛里读到了什么?是冷漠、专注和蔑视。这是一种能燃烧掉一切言辞的能量。我遇到了犯罪方面的高手,甘愿俯首称臣。但是,所有这一切都难以跟柳州私家侦探解释,我想,他极有可能把我对这位少年棋手的迷恋解释成性吸引所产生的激情。

继续阅读

我确实希望她别来缠我,但我不会逃避责任的

那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我意识到我低估了本人在梦中表现出的反抗精神。是的,我顺从了柳州私家侦探,但我不也把她杀了吗?我把他们杀了个精光。如果有人相信“一切都好”,那么,这件事也必须被看作是好的。

继续阅读

柳州侦探遭受蹂躏

我必须承认,看了这封信,看到那熟悉但又歪歪扭扭的笔迹,我颤抖起来;柳州侦探的笔迹潦草得令人难以置信,就像是涂脂抹粉、染了睫毛育的僵硬的脸上流露出来的痛苦神情,给侦探的信也是这个笔迹。我无法忍受那些丢人现眼和指贵。但我安慰自己说,信的语气是温和的。渐渐地,我倒盼着这场约会了。

继续阅读

出轨女人的幸福和孤独的侦探

“还要问一句,”我们站在门口的时候,柳州私家侦探说,“少了她之后,你是否更幸福些?你可以跟我实话实说。”

“你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我知道你跟她什么关系,”他怒目圆睁。接着,他狂笑起来,一直笑到眼泪出来。“我从来都没有幸福过。从来都没有!从来都没有!从来都没有!”

继续阅读

尴尬的亲密

“我捐一万三千人民币把她赎回来,你同意吗?”

“柳州私家侦探,这笔钱能让人回来十次!怎么会这么多?”

“因为我就是这么多钱把她卖掉的。我没敢少要,我怕那个商人低估了她的价值。”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