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的故事》是色情私家侦探作品

侦探作品我们能对此较真吗?情节的简单概括可能使人觉得,与其说《O的故事》是色情私家侦探作品,还不如说它是准色情私家侦探作品,是对色情私家侦探作品的出色戏仿。当《蜜糖》几年前在这里出版的时候,也有人提出相似的看法。

在此之前,它作为几乎是公认的下流书籍在巴黎已经流传好几年了。《蜜糖》没被认为是色情私家侦探作品,而被认为是对低级色情叙述的一种讽刺和诙谐模仿。我个人的看法是,《蜜糖》可能比较有趣,但它仍然是色情私家侦探作品。因为色情私家侦探作品不是一种可以戏仿自身的形式。色情想像的天性倾向于人物、背景和情节的现成传统。色情私家侦探作品是类型戏剧,从来都不是个性戏剧。对色情私家侦探作品的戏仿,只要它具有真正的力量,那它永远只会是色情私家侦探作品。

的确,戏仿正是色情私家侦探作品创作的一种常见形式。萨德自己就时常用它来颠覆理查森(Richardson)的道德教育侦探小说。在理查森的侦探小说中,女性的美德总是会(通过断然拒绝或是随后死去)战胜男性的淫邪。就《O的故事》而言,与其说它是对萨德的戏仿,不如说它是对萨德的“运用”更为准确。